熟悉的杯子,何時再相逢?
你,最近還好嗎?

 

     

 

 與你們相遇在去年夏天,一別是一年。

 

   迷糊芳為了服務時數而來,牙齒先生為還願不遠千里,
葩是因為要還實習人情,每個人都的理由不一樣,
唯一共通處,都是這裡的過客。

 

    唸書時,老師們提醒著勿給案主們承諾,跑方案時,
督導也要求明確知道我們服務的期間、長短、頻率,
為求工作順利之外,重要的是要小心處理服務關係。

  

 

曾經有次與服務的成員們討論起服務的孩子,有的
成員覺得始終無法深入孩子的內心世界,有的則是一見
如故,案主真的把成員當作自己的大哥或大姐般依賴。

 

 

 

我也曾深感受,孩子的信賴有多深,期待就有多重,
從沉默不提及家人到主動聊起自己被雙親拋棄的過程;
以為只是個老師眼中單純不愛唸書孩子,他可以向我坦白
自己也曾有過不同於白天的精彩犯罪夜生活;她一直想
逃家,出賣身體養活自己也沒什麼不對…………

 

  
     「妳,下學期還會來嗎?」、「明年的暑假妳還會不會 
來帶營隊?」「妳,手機可不可以給我?」「妳住北部哪裡? 
這樣我以後可以去找妳玩。」

  

     「不,我只會陪你們這四天、暑假、一學期……。」

 

關係的開始即明確的說明離別的時候,希望真正道珍重那天

 的時刻,案主的依賴能放下,能有獨立面對問題的能力。

 因為怕受傷,所以關起心房。



      我想我們都是要了解,服務的關係總是有止盡的一天,
所以,更要珍惜在這過程中的真誠相待,不是嗎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 我以為這樣子的互動模式很好,但是現在覺得我錯了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世事有一好,無兩好。

 
 自己無法冷酷無情的不受案主影響的,會因著案主的進步
而開心,因著服務的瓶頸而難過,雖然瞭解案主自決的道理,
但常常也會表面尊重但內心焦急,有表裡不一不真誠的嫌疑,

 

 

 



   
    因為社工,是人不是神更不是超人。 


 公事可以公辦,人相處久後難免產生的感情,該發生的還是
會發生,把這些孩子真的當成自己的弟妹,把獨居老人當做是
自己的長輩,分別當時的我們很瀟灑,那份灑脫會在離開後
沈澱成最真的祝福與懷念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我懂那些一直不肯說話,不肯敞開心胸的早熟的案主,也許
是"看破"服務者跟接受服務者都是彼此生命的過客,所以感情
不用放太重,也抗拒任何真誠的關心。

 

       現在的我與我的志工們,跟以往案主關係不同的是大
部份先結束服務的是志工,所以被告知他們要離去的時候,
真是~特別能感受到那些「怕受傷」的心情,對待志工如
自己的親友,送走朋友的感覺還真是會捨不得,另一方面
常常在訓練新人也是很累的阿..............




       你,和妳現在都過的好嗎?


       但願下次見面的我們都能比當初的自己還要好。


 

 

 


畢業快樂的後記


美女嬛順利當上會計師吧,這個職稱超適合妳的、
資優生葩同學跟超優的貞姊希望明年碩士榜上皆有名、
還有三年要拼的牙齒先生,我以後找你看牙要打折、
已消失很久迷糊芳好好往社工這條不歸路勇敢邁進吧、
小兔的實習要加油,有機會來當我同事、
瑋同學最好可以考回來,不然等你學成歸北囉!



大家,都要保重。








同場加映: 給我親愛的孩子 
    

 

 

 




     
創作者介紹

涼の奶茶專賣店

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